一笔繁华>玄幻奇幻>南南见许 > 2-域嘉二城
    这一觉睡得十分不踏实,前前后后醒了五六次,这一次做爱比之前每一次都要狠,全身发软疼得要命根本没有力气起身,浑浑噩噩睡到凌晨三点才坐起身。

    下身肿胀的疼,许见捡起地上凌乱的衣服简单清理完便退了房。枱州的气候昼夜温差大,街道空无一人,两旁的路灯发出昏黄的灯,或许是年久失修了,灯光时亮是灭。

    黑色休闲裤配简单的白T显然在这种气温差下是不足以御寒的,没有外套,脖颈上青紫的掐痕和暧昧的斑点暴露在空气中。

    许见缩了缩脖子,皮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其实有点后悔了,一个正常人绝对不会像他一样抓到对象出轨然后开口朝对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能不能再和我上一次床’。

    最主要的是他那天因为胃疼在医院住了两天,第三天一出院就匆匆跟石智开了房,他还特地选了同一个酒店。

    许见后知后觉觉得自己脑子多少有点大病,他说不出心里的感受,那种情绪不是难过也不是生气,其他人遇到这种事第一情绪一定是失望悲愤与伤心,可沈见没有。

    他朝不远处的路灯眯了眯眸子,思考了一会儿,有点明白自己现在的情绪更像是——‘不知所措’

    许见与石智是大学认识的,对石智的第一印象就是有钱,名牌衣服和每天不重样的跑车,成堆价值不菲的礼物说送给自己就送给自己。

    好像自己就是在一次又一次奢侈高调的表白中渐渐有了对石智有了感觉,许见那时没有动情,只是因为在他之前没有人对自己这么上心过,所以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同意了石智。

    交往后他也尽力做好一个男朋友该做的事,他深知与石智不是同一类人,所以在社交方面他从来不去管,只能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中提醒他要多吃饭少熬夜。

    两年,整整两年,没有情也硬生生有了,然后呢,刚生出芽就被一场暴风雨摧灭。